1

建设美丽乡村,如何破解“垃圾围村”难题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4-11

  如何处理农村生活垃圾,是美丽乡村建设面临的一道难题,各地结合自身实际,进行了一些创新探索。比如,重庆市梁平区实施生活垃圾兑换生活用品的做法,激发了群众的内生动力;四川丹棱县龙鹄村推出了“1元钱模式”,村民每人每月缴纳1元钱,有效解决了村里垃圾清理经费不足的问题,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本报现予推介。

  重庆梁平:生活垃圾兑换生活用品

  村民黄义均,最近对捡塑料袋、塑料瓶特别上心。

  “前几天,半天时间就捡了19斤,去村里换了一袋洗衣粉、一块肥皂。”黄义均介绍,重庆市梁平区蟠龙镇义和村采取了“垃圾换物”的做法,鼓励村里的低保户收集白色垃圾。

  收集白色垃圾,

  可以兑换肥皂、食用油

  生活垃圾中的有机成分,原本就是农民眼中的宝,收集、利用自然不乏动力。至于农村生活垃圾中的其他垃圾,要实现分类收集、全民参与,则要费些脑筋。

  蟠龙镇义和村,想出了“生活垃圾兑换生活用品”的法子。

  走进义和村村民委员会,墙上贴着生活用品的兑换标准:收集5斤白色垃圾,换一块肥皂;15斤,换一袋洗衣粉;30斤,换一桶食用油。

  在兑换处,现场已摆好这些可供兑换的生活用品。村民捡拾来的垃圾过了秤,村委会值班的经手人在登记表上记录好姓名、时间、重量后,就能完成兑换。

  “通过这种形式,我们提倡村民参与收集白色垃圾,比如农药袋子、塑料袋、矿泉水瓶子等。当然,兑换的东西都是很普通的,难免会有人觉得,白色垃圾捡了老半天,才换块肥皂。所以,我们先发动村里的干部、党员、入党积极分子以及低保户。”义和村村委会专职干部李德波说。

  目前,整个蟠龙镇已经准备推行这种模式,鼓励村民把出门在外时发现的塑料垃圾收集起来,兑换生活用品。

  在村里分类、收集起来的生活垃圾,又会如何处理呢?

  在占地3.7亩的蟠龙镇生活垃圾转运站,记者看到了两台白色的封闭式垃圾转运柜。转运站现在由国有企业梁平区洁美环卫有限公司经营,附近8个乡镇的生活垃圾都运到这里,经过自动化机械压缩,推放进垃圾柜内。转运站设计的生活垃圾处理能力为每天90吨。目前,每天实际的收运量在40吨左右。

  当前,梁平处理生活垃圾的主要方式,还是卫生填埋。“后端的分类运输、分类处理,需要很大的投入。”梁平区市政园林管理局副局长童富敏说,“我们许多乡镇的财政,基本只够维持运行,办事还要靠上面转移支付。每月每户收取6.4元的垃圾处理费,也远不够现在填埋处理的成本。买一个混装式垃圾车,就得几十万。如果家庭前端做好了分类,而后端只能混在一起填埋的话,那分类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

  鼓励村民发扬传统,

  就地转化生活垃圾

  在以山地为主的梁平,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主要路径是“户集、村收、镇转运、区处理”。

  记者驱车出城,向东南部行进,在一座座丘陵之间蜿蜒穿行之后,来到了蟠龙镇扈槽村。

  在扈槽村的街道上,每隔一段距离,农民屋舍附近就设有一个垃圾箱。房前屋后,干净整洁,看不到塑料袋、瓶瓶罐罐等生活垃圾。

  “以前,生活垃圾一般都跟柴火一起烧掉。”村民邓安英介绍,“不能烧、烧起来有臭味的,就倒在村里的垃圾池子里。”

  如今,村里的垃圾池已经拆了,政府给村里设置了垃圾箱。“自家的垃圾,积满一袋子了,就倒在那里。家里的菜皮什么的,一般就回田了。剩菜剩饭,拿来喂鸡、喂猪。”邓安英说,“村上也有包干村主干道卫生的保洁员,每天清扫。村里、组里还要评选乡风文明示范户,干净整洁是一条标准。”

  “我们这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养猪。长久以来,村民有一个习惯,就是把菜皮、剩饭当饲料用,或者倒在猪圈的粪档里,积肥回田。”童富敏说,“我们因地制宜,鼓励村民继续发扬这个好传统,倡导将农村生活垃圾资源化、将生活垃圾中的有机成分就地转化利用。其他无法转换为农业生产资料的垃圾,我们也已经落实了‘户集、村收、镇转运、区处理’的要求,最终实现无害化,不让其他生活垃圾污染自然环境。”

  在城镇常见的“家庭出售废品”模式,在扈槽村并不流行。“这儿离镇上远,也很少有人来收废品。来收购一次,可能还不够油钱吧。”邓安英表示。

  堆肥焚烧有局限,

  资源化利用受青睐

  采访中,一些乡镇干部表示,对于广大农村来说,寻找一项投资少、运行成本低、无二次污染的处理技术,以达到经济、社会、环境效益的统一,这是非常必要的。

  处理农村生活垃圾,很多地方都采用堆肥的办法。但有专家表示,这种方式也存在一些短板。首先,是堆肥周期较长。其次,是肥效不稳定。

  至于焚烧发电的方式,也不适用于垃圾量比较少的农村地区。重庆三峰环境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柴继业介绍,在提供垃圾处理补贴和上网电价补贴的情况下,垃圾焚烧发电厂要实现盈亏平衡,至少得保证每天投放600吨生活垃圾。

  以位于北碚区的同兴垃圾焚烧发电厂为例,“日生活垃圾处理能力为1200吨。这里每天实际接收的来自重庆两个主城区的全部生活垃圾和其他几个区的部分生活垃圾,已达1500吨。设备24小时运转,保证了持续的垃圾处理能力。”柴继业说。

  “我们区常住人口是67万。平常日生活垃圾产生量为300吨到400吨。”童富敏说,“现在,我们这里有一家来自北京的机械化垃圾分选和资源化处理厂,已试运行了。等填埋场到期后,这个厂的三条处理线就能够‘接棒’,满足日处理需求。每条处理线,每8小时可以处理170吨的垃圾。”

  上级规划,让梁平区和邻县联合建设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但是,我们倾向于机械化分选和资源化利用。”童富敏表示,“如果效果确实好,焚烧发电厂也就不用建了。”

  四川丹棱:垃圾清运补足资金缺口

  日前,记者到四川中江县黄鹿镇采访时,发现由于清运频率太低,黄鹿镇五龙村和宝塘村的两个垃圾池中,成堆的垃圾燃着明火,冒着黑烟,周边百米内都能闻到刺鼻的臭味。

  据黄鹿镇党委组织委员舒旭介绍,农村垃圾池由各村各自负责。垃圾池清运是否及时,各村财力情况成为关键因素。

  2009年,丹棱县龙鹄村开始修建垃圾池。但没多久,“由于经费有限,保洁员工作积极性不高,垃圾池清运不及时。垃圾池修到哪里,哪里的人就要求迁走。”龙鹄村支部书记罗朝运说。

  2011年,龙鹄村推出了“1元钱模式”。乡镇和村两委引导村民以“谁受益,谁负担”原则,自愿确定交纳垃圾收集费。每个村民每月交纳1元钱,不足部分和低保户等困难群众的费用由村集体收入代缴。

  怎么说服村民掏腰包呢?“最重要的还是宣传解释到位,我们专门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向村民们详细解释治理办法。”罗朝运说,然后村里又通过实际行动,让村民看到新模式的确能有效处理垃圾,改善生活环境,大家自然就接受了。此外,垃圾清运采取了承包模式,公开招投标,所有村民都可以参与竞标,资金使用、承包利润都公开透明。“目前龙鹄村共建了56个垃圾池,每月从村民处收取1500元左右费用,再加上县镇两级的部分补贴,完全可以实现正常运转。”

  “垃圾池等环卫设施可以由政府来建,但具体管理运行还需要村民自己发挥主体作用。”四川省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办公室副主任何国林说,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全部靠政府来兜底并不现实。关键是要让村民们转变思路,积极参与进来,“一个村按1000人算,每人每月出1元钱,绝大部分村民完全负担得起,每年就是1.2万,再加上政府补贴的几千元,完全可以实现垃圾池正常运转。”

上一篇: 村官考试《行测》言语理解预测(43) 下一篇: 春耕种点啥要看哪些有“钱”景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 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 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民事主体负责。行政村干部资讯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北京政讯通资讯中心主办--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村官调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cgdy.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26536号-8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48号

联系邮箱:cgneican@tom.com 联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四砖塔胡同56号西配楼
 联系电话:010-53387132、010-56212746 监督电话:1326973820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387132